1. <code id="7h6sq"></code>
    <big id="7h6sq"><nobr id="7h6sq"></nobr></big>
      <code id="7h6sq"><nobr id="7h6sq"></nobr></code>
      <code id="7h6sq"></code>
    1. 第2010章 親愛的,我要跟人結婚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達戈尼特騎士說的這些事實,蒼浩原本也知道,所以沒說話。

      “如果我能對先知會有一定影響的話,很多事也不至于發展到后來的地步……” 達戈尼特騎士倒是想得很開:“也就是說,先知會本來與我無關,如果現在先知會能夠充實盟友的力量,我樂見其成,而你就是我的盟友。”

      “你還真想得開。”

      “我當然想得開,何況是在當前形勢之下,我必須做出理智選擇……” 達戈尼特騎士的聲音變得沉重起來:“別忘了我們現在面對的形勢多么復雜,不僅莫德雷德騎士是我們的對手,在莫德雷德騎士背后可能還潛藏著其他力量,我們現在必須盡快強大自己。”

      蒼浩明白達戈尼特騎士的立場了:“通過先知會強大了我,對你來說也有好處。”

      “正是這個道理。” 達戈尼特騎士緩緩點了點頭:“我要是沒說錯的話,你身邊的人知道這件婚姻,全都會支持!”

      蒼浩很無奈的承認:“這倒是……”

      “而我要提醒你的是,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你的敵人一定反對。”

      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比如莫德雷德騎士。”

      “如果莫德雷德騎士知道這一次聯姻,一定會盡全力阻止,其實我覺得他很難真正阻止,但他一定會做這樣的嘗試,為此必須用出極端手段。”頓了一下,達戈尼特騎士補充道:“如果他真的這么嘗試,你就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什么樣的打算?”

      “比如……他可能會殺了底波拉。” 達戈尼特騎士冷冷一笑:“如果底波拉死了,你自然不可能聯姻。”

      “但先知會一定全力向莫德雷德騎士復仇。”

      “那又怎么樣?” 達戈尼特騎士提醒道:“重要的是,你不可能跟先知會再達成結盟,接下來先知會內部可能會有人算舊賬,別忘了你可是殺過兩三個大先知,也就是說,很可能在你和先知會之間展開戰爭。對莫德雷德騎士來說,固然是多了一個敵人,可你也多了一個敵人,我必須提醒你,莫德雷德騎士的敵人已經很多了,也不在乎多一個敵人。”

      “這倒是。”蒼浩認同這一點:“他是典型的E國人,做事強橫,不計較后果,為了達成目的,可以付出一切代價!”

      “所以,你不但要迎娶底波拉,而且要盡快。”達戈尼特騎士意味深長的再次提醒:“一定要趕在莫德雷德騎士介入之前!”

      “就算我娶了底波拉,莫德雷德騎士同樣可能動手。”

      “不會的。”達戈尼特騎士搖了搖頭:“一旦聯姻完成,就算底波拉死了,你跟先知會也已經是盟友,猶太人會把你看作是自己人。在這種情況下,謀殺底波拉已經完全沒意義,莫德雷德騎士應該對此很清楚。”

      事實上,與底波拉聯姻一事的利與弊,不需要別人說什么,蒼浩自己分析得很清楚。

      所以,不管謝爾琴科等人,還是龐勁東說出來的那些理由,都不能完全說服蒼浩。

      但達戈尼特騎士這一番話,卻真正打動了蒼浩,那就是莫德雷德騎士介入之后,有可能會殺掉底波拉。

      一直以來,莫德雷德騎士與先知會的交集不多,無論敵對還是合作。

      不過,蒼浩很明確感覺到一點,那就是莫德雷德騎士不喜歡猶太人,這意味著莫德雷德騎士如果跟先知會開戰,根本就不會有任何顧慮。

      即便底波拉只是普通朋友,蒼浩也不希望朋友面臨這樣的危險,更何況,蒼浩也承認,自己還是喜歡底波拉的。

      跟達戈尼特騎士又聊了幾句,蒼浩掛斷了電話,接到了井悅然的電話。

      井悅然沒什么事兒,只是找蒼浩閑聊,聽說蒼浩已經回了廣廈,就約蒼浩出來吃飯。

      井悅然果然是雙商在線,剛看到蒼浩,就覺察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有心事?”

      蒼浩反問:“你怎么知道?”

      “看你這樣子幾乎都寫在臉上了。”井悅然笑著搖了搖頭:“你是做大事的人,普通問題根本難不住你,你能夠這樣溢于言表,說明是真的被難住了。”

      “確實遇到問題了。”

      “說出來聽一聽,也許我能幫助你。”

      “你不但幫不上我,知道了之后……”蒼浩不無憂慮的說了一句:“只怕要勃然大怒!”

      “你該不會是要跟別人結婚了吧?”

      “正是。”

      “什么?”井悅然臉色一變,看起來要發火:“你再說一次!”

      “再說一次什么?”

      “就是我剛才的推測!”

      蒼浩一個勁搖頭:“我要是說出來,你會跟我拼命……”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就算你不重復,你以為我會放過你?”井悅然重重哼了一聲:“我要親耳聽著你說,你要娶別人了!”

      蒼浩實在不愿意說,但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而且井悅然已經覺察,也就沒有隱瞞的必要了:“親愛的,我要跟別人結婚了。”

      井悅然臉色慢慢漲紅,看起來要發作,可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商業聯姻還是政治聯姻?不管哪一種,都是為了利益吧?”

      蒼浩反問:“你怎么知道是為了利益?”

      “如果你只是想要結婚了,也肯定會先考慮我,而不是迎娶別人。”井悅然理所當然的道:“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

      蒼浩長嘆了一口氣:“也許是我把別人弄懷孕了,人家纏上我,非結婚不可!”

      “這么LOW逼的事情你干不出來。”井悅然不僅非常自信,對蒼浩的處事能力也很有信心:“如果你真遇到這種事,有無數種辦法可以解決,但其中肯定不包括結婚。因為其中的道理顯而易見,你完全可以想到,一個女人用懷孕脅迫你結婚,如果你屈服了的話,以后必然有更多更離譜的脅迫。所以,你遇到這種局面絕對不會妥協,不管用任何辦法,就是不可能真正結婚。”

      蒼浩很感慨的說了一句:“你果然了解我!”

      “說一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確實是一場聯姻,既有政治性,也有經濟原因……”蒼浩沒有說的太詳細,因為不想讓井悅然卷入太深:“有那么一個組織,非常強大,擁有豐富的各方面資源,跟我有著諸多恩怨糾葛。現在,他們想要把一個女性高層人員嫁給我,讓雙方過去各種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就此鞏固我們的雙邊關系。”

      井悅然意味深長的問:“這個組織很重要嗎?”

      “確實很重要……”蒼浩多少有些無奈:“他們,如果站在我這一邊,可以讓我少奮斗五十年,但如果成為我的對立面,就會給我帶來巨大的麻煩。”

      井悅然直截了當的說了一句:“娶了吧。”

      “啊?”蒼浩很驚訝:“你這就同意了?”

      “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多少都要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包括自己的婚姻。”井悅然拖著長音對蒼浩說道:“我當然不愿意你在我之前娶了別的女人,但我這個人也非常務實,我知道很多時候必須向現實低頭,如果這個組織不是特別重要,你也不會如此為難!”

      蒼浩點了點頭:“沒錯。”

      “大膽去吧。”井悅然非常鄭重的告訴蒼浩:“你要相信,無論何時,我都是你的堅強后盾,絕對不會成為你的拖累。”

      蒼浩松了一口氣:“非常感謝你這么說……我剛知道這事兒的時候,最顧慮的就是你的感受,其他問題到比較容易解決。”

      “我說過我比較務實。”井悅然意味深長的對蒼浩說道:“聯姻,是鞏固雙方政治和商業關系,最常用的手段,而且也是最有用的手段。以你現在事業的發展程度而言,被人要求聯姻正是證明了你的成功,而且我也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能你會遇到類似的事。”

      “你有心理準備了,可我沒有,對方剛提出來的時候,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你說對方能讓你少奮斗五十年?”井悅然非常好奇:“雖然我知道自己不該問,但我還是非常想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有這樣的實力?”

      “猶太人。”蒼浩簡單回答:“準確的說是一個猶太高層組織。”

      “難怪。”井悅然深深的點了點頭:“猶太人掌握著巨大的財富,能讓你少奮斗五十年只怕都是保守估計,如果猶太高層愿意鼎力相助,你可以現在就達到原本可能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事實上,我真正考慮的,倒不是給我帶來怎樣的幫助,我這個人做事更習慣是靠自己,而不是借重于別人的力量……”蒼浩拖著長音,意味深長的告訴井悅然:“對我來說真正無奈的是,我似乎沒有其他選擇,如果不答應這一次聯姻,朋友瞬間就可以變成敵人,我先前很多努力都會白費。我走到今天這一步,很多事已經由不得我來選擇,可以說我是被逼無奈,已經沒辦法選擇自己的生活。”

      “既然如此,大膽向前走吧,我全力支持你。”井悅然伸出手來,緊緊握住蒼浩的手:“我想知道那個猶太女人漂亮嗎?”

      神马影院我不卡手机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