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7h6sq"></code>
    <big id="7h6sq"><nobr id="7h6sq"></nobr></big>
      <code id="7h6sq"><nobr id="7h6sq"></nobr></code>
      <code id="7h6sq"></code>
    1. 第1708章 絕情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一眼望不到頭,灰色濃稠的臟水緩慢冒著泡泡,上方彌漫著濃濃的陰氣。并沒有可供通行的路,只有些凸起的干草堆,不知深淺。

      關羽嘗試跳上一個,卻是雙腳下陷,連忙莫邪寶劍撐住又跳了回來。

      草堆的穩定程度不清楚,更為可怕的是,離他們最近的一個居然沉了下去,而在旁邊又升起一個,更讓人摸不到規律。

      麥小吉想從上面飛過去,但顯然,這么簡單的方法行不通,升空后便要落下,無法維持太久。

      正當大家絞盡腦汁思索通行方法時,麥小吉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陣法提示,失魂陣!

      緊接著,一張清晰的破陣圖也出現在腦海,麥小吉沒有片刻猶豫,跳躍在新浮出來的草堆上,左慈緊接著跟上,其余人也相繼跟在后面。

      有丑陋的飛魚從水里躍出,麥小吉神思一恍惚,落腳遲疑了下,跟在最后面的花木蘭腳下草堆下沉,人嗖的下就沒了影子。

      多虧關羽眼疾手快,劈手將她撈出,背在身后前行。

      本以為這是最簡單的行進,但沼澤似乎無窮無盡,腦海中的破陣圖也開始變得模糊,還是身后的姬曼麗看出異常,提醒道:“小吉,集中精神,運轉真氣!”

      左慈一聽就急了,“別浪費啊,有點家底不易!”

      姬曼麗沒好氣道:“總不能在這里淹死吧?”

      終于,在麥小吉的帶領下,大家跳出了沼澤地,麥小吉只覺胸口憋悶,干嘔幾聲,眼前一黑,差點摔倒。

      雙羽一左一右扶住他,關羽急的滿臉張紅,連聲問道:“兄弟,怎樣了,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二哥寧愿代替你去死!”

      調整氣息后,麥小吉感覺好了許多,又重新站起來,故作輕松拍著關羽的肩頭,“二哥,我好著呢,哪能輕易倒下,就是有點累。”

      “不應該啊!”關羽還是很擔心,一把將左慈腳離地的給拉過來,“你快給他診脈。”

      “粗魯!”左慈很是不滿,還是將手搭在麥小吉手腕上,隨后松開,生氣道:“我早就說過,不要過多釋放真氣,這都快空了!”

      前方還有很遠的路,真氣流失卻很嚴重,讓人無奈的是,如果不這樣,一行人也無法從沼澤地通過。

      “我還好,咱們繼續趕路吧。”麥小吉為此也很頭疼,體內真氣當然沒有左慈說得那么夸張,但消耗嚴重,不知能否堅持到終點。

      通過了失魂谷,接近了第三個光點的位置,前方有一片黑石形成的山脈,遠望如同寒鐵,散發著金屬質感的微光,還有發自內心的寒冷,讓人不由抱緊了臂膀。

      沒有什么御寒服裝可以抵御這種寒冷,因為根本不是來自皮膚感知。南宮月凍得全身發抖,真想縮小后藏在麥小吉的兜里再也不出來。其余人的狀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唐賽兒牙齒打架最為夸張。

      于是,麥小吉分給每人一枚云中果,情況有所緩解,也只能硬著頭皮快速通行。

      爬上這座山,來到了第三個光點的起始點,絕情海!

      前方一片極為廣闊的水域,烏黑之色,沒有半點波瀾,平的像是個無底的漩渦,因為看不到光亮的反射,多看兩眼便像要被吸進去一般。

      沒有渡船,也沒有大橋,絕情海里連凸起的礁石島嶼都沒有,一眼望去全是絕望。

      如何通過是難題,縮著脖子的唐賽兒建議,“可以將歸一島的遠征號傳送過來。”

      “未必就這么簡單。”麥小吉擺擺手,從山頂撿起一塊巨石,觸碰之間,是徹骨的冰寒,連忙將它拋入水中,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微微的漣漪快速閃過,石頭就這么沉了下去,思忖片刻,“要不,我試試飛翔?”

      不!

      大家異口同聲制止了麥小吉,在失魂谷都不能使用的功能,在這里也多半是無效的,當然不同意麥小吉去冒險。

      思來想去,麥小吉還是決定讓蔡文姬快遞過來一艘木頭小船,是荊軻親手制作,平時帶著伊妹在河里玩的。

      很快,小船快遞過來,雙羽抬著放在岸邊,然后輕輕推到了水中。

      等小船完全浸入海水中,大家心頭的期待剛剛升起,小船也沉了下去。如今,可以證明,這片海域,無論什么都會沉淪。

      “快看,那邊有艘大船!”姬曼麗目力好,最早發現。

      麥小吉連忙眺望,果然看到一艘十米長的船只行駛過來,朽木的,非常破舊,布滿洞眼的黑色船帆上,赫然有五個蒼白大字:無情者乘坐。

      等船只靠近,麥小吉發現上面沒有人,試著往上扔了塊石頭,卻沒有沉下去,石頭自然符合無情的標準。

      然而,遺憾又驕傲的是,這里并沒有無情者。相反,作為人,一個個感情豐富,尤其是麥小吉還是個多情公子。

      破船無用,當每個人心里升起這個念頭時,船只駛向遠方,很快就消失了。

      “同樣是船,咱們精心打造的不行,那艘破的都沒底,居然能自由穿梭。”麥小吉搖頭道。

      南宮月眸色不悅,怨怪道:“傳遞個模型來也好啊,那艘船是伊妹最寶貝的,結果就這么沉了,回去該怎么解釋?”

      “胡鬧,清遠江連游泳都不允許,伊妹還在里面劃船,多危險。”麥小吉皺眉道。

      “有荊軻在,我都不擔心,你別為自己找借口。”

      南宮月跟麥小吉不外,說話也是直來直去,卻有唐賽兒愛打抱不平的,擋在兩人中間,“正在想法子過海呢,注意團結。”

      “我怎么不團結了,賽兒,你這話很像是挑撥啊。”南宮月沒好氣道。

      “嘿嘿,別這么敏感嘛,我就是那么一說。”唐賽兒道。

      “勢利眼!遇到問題,只會來找我興師問罪,卻都不敢惹小吉。”南宮月生氣道。

      唐賽兒臉皮厚,也不在乎,嘿嘿笑道:“小吉能帶著我們闖關哪,我們又不能縮小放大的,還不得多巴結他?”

      南宮月的臉騰地一下漲成炮仗皮的顏色,反問:“我來這里,也不是做陪襯的,這絕情海,還非得我帶著你們闖關不可!”

      神马影院我不卡手机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