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xfqzn"><video id="xfqzn"></video></th>


<th id="xfqzn"><video id="xfqzn"></video></th>

<big id="xfqzn"></big>
    <code id="xfqzn"></code>
    <code id="xfqzn"></code>

    3715.第3715章 萬魔宗太上長老,杜戰!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杜千軍帶著身邊的人,穿過狹長的山洞通道后,也出現在了一個廣闊的封閉大殿里面。

    大殿之內,一座人形雕像立在那里。

    一切,都和段凌天、吳楓所到的那個地方一模一樣,二者幾乎是完全復制的。

    一開始,杜千軍也試圖用神識窺探雕像,毫無意外被阻隔在外。

    然后,杜千軍也想用神力攻擊雕像,但又有所顧慮,遲疑了很久,才出手,小心翼翼延伸出一股神力,拍打在雕像上面。

    然而,雕像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但,他的神力攻擊,卻被完全擋下了。

    “現在該怎么辦?”

    “難道要回頭?”

    當杜千軍繼續催動一身神力,乃至和身邊的中年男子聯手,全力攻擊雕像,仍然無法讓雕像有任何變化后,他選擇了回頭。

    只是,但他帶著中年男子重新回到山洞通道里面,沒走幾步就發現山洞通道堵住了。

    就好像一開始就是被堵住的一般。

    “看來是沒辦法走回頭路了。”

    在這種情況下,杜千軍只能帶著身邊的中年男子回到了廣闊大殿中,看著那沒有任何動靜的人形雕像發呆,然后一度在各處尋找線索。

    嘩!!

    嘩啦啦!!

    ……

    而現在,隨著人形雕像自己動了起來,好像活了一般,杜千軍和他身邊的人,毫無意外的被嚇到了。

    雕像,一死物,竟然活了?

    “同樣的路,同樣的場地,同樣的開啟之法……你等,卻慢人一步,只能說是你們和我秦武無緣。”

    “不過,你們能到這里,也不能讓你們就這么離開。”

    “至少,出于禮貌,還是要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秦武’,是一名從遠方來到東嶺府的散修,昔日也加入過一些勢力……”

    接下來,人形雕像說的話,和在段凌天、吳楓面前說的話一般無異,直到最后,來了一句,“我這一生,最后止步于下位神帝之境。”

    早在人形雕像說杜千軍跟他無緣的時候,杜千軍和他身邊中年男子的臉色就變了,因為他們也聽出來了,他們錯過了這神府神藏的開啟。

    顯然,他們進入的這神府神藏,是一座需要二次開啟的神藏。

    而且,分兩條路走。

    他們走的,是其中一條路。

    而現在,走另一條路的人,提前開啟了神藏,以至于他們失去了開啟神藏的機會。

    “現在,便送你們出去。”

    隨著人形雕像又一句話傳來,他手中長劍一抖,對著虛空點出,看似輕描淡寫的一點,令得虛空出現一個黑色漩渦,向著杜千軍兩人席卷而去。

    “不!不開啟神藏,我絕不出去!”

    杜千軍不甘心,想要躲閃。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躲閃,那速度快得離譜的黑色漩渦,已是將他和他身邊的中年男子卷了進去,直接將他們送出了神府神藏,讓得他們出現在神府大門之外。

    而此時此刻,神府敞開的大門已經關閉,上面插著的五把鑰匙,還有五個鑰匙孔,也都已經不在。

    “該死!”

    杜千軍回過神來后,便想再次開啟神府,但無論他如何折騰,神府大門緊閉,再無一絲開啟的跡象。

    一時間,杜千軍的臉色也是非常難看。

    最終,意識到自己真的錯過了眼前的神府神藏,杜千軍方才漸漸的平靜下來,同時思路也變得清晰了起來。

    “那人形雕像,明顯就是留下這一座神府神藏之人。”

    “聽他所言,他是下位神帝。”

    想到這里,杜千軍又是一陣肉疼,真是神帝強者留下來的神府神藏,可現在他卻被送了出來,連一根毛都沒撈到。

    “另外,他說,有人先一步在里面開啟了神府神藏。”

    杜千軍眼中精光一閃,“是寒少他們?”

    在杜千軍看來,他選擇的那條路,并沒有遇上那霧隱宗弟子吳一山兩人,顯然吳一山兩人是在另外一條路上……而那條路,是他挑剩下的給楚寒他們走的。

    如果路都是一樣的話,楚寒他們遲早會遇上吳一山兩人。

    四人對上,結果不言而喻。

    吳一山兩人,絕對會被楚寒兩人殺死。

    “看來,那神府神藏,是寒少他們開啟的。”

    杜千軍嘆了口氣,嘴角也適時的噙起一抹苦笑,隨即下意識的延伸出一道神識進入納戒里面,鬼使神差的去看先前楚寒跟他交換魂珠的時候給他留下的魂珠。

    只是,這一看,他的臉色卻又是瞬間凝固住了。

    “這……這怎么可能?!”

    此時此刻,他所關注的那枚魂珠已經不在。

    準確的說,是完整的魂珠已經不在。

    取而代之的,是一堆魂珠碎片。

    魂珠,碎了。

    魂珠碎裂,意味著什么,杜千軍再清楚不過,“寒少他……死了?”

    “這是怎么回事?”

    杜千軍想破頭也想不通,楚寒為什么會死,“那吳一山兩人,絕不可能是寒少他們的對手……難不成,是神藏開啟之后,寒少身邊的那人,出手偷襲寒少,將寒少殺死?”

    “那人,是寒少的一個師弟,姓陳。”

    想到這里,杜千軍目光一凝,面露厲色,“如果是寒少得了神府神藏里面的種種寶物,也就罷了……他,再怎么說也算是我的師叔。”

    “可若是那姓陳的小子,偷襲殺了寒少,得了那些寶物,我卻絕不會讓他好過!”

    “這件事,必須出去跟祖父說。”

    “當然,因為心魔血誓的關系,我不能跟祖父說有關這神府神藏的事情……但,我卻可以杜撰其它背景,說是那姓陳的小子殺了寒少。”

    “那樣一來,即便姓陳的小子回了天龍宗,也不會有好下場。”

    想做就做,杜千軍跟身邊的中年男子打了一聲招呼,然后兩人便通過虛空之門離開了這個神府神藏所在的獨立位面,回到了眾神位面玄罡之地。

    回到玄罡之地后,他拿出了神王級飛船,開啟堪比上位神王的速度,向著萬魔宗方向而去。

    同時,他不忘傳訊通知他的祖父,“祖父,您那位師兄門下弟子楚寒,殞落了。”

    而隨著杜千軍這一道傳訊發過去,他的祖父,萬魔宗太上長老杜戰,也是很快就有了回應,“你胡說什么?這種事,可不能亂說。”

    “要是讓你師伯祖知道你說過這話,他會不高興的。”

    杜戰傳訊給杜千軍的時候,語氣間帶著斥責之意,但更多的卻還是關心,“還有,你這小子,竟然又偷跑出去了?你在什么地方?趕緊滾回來!”

    “祖父。”

    杜千軍傳訊苦笑說道:“我具體在什么地方,因為我立下過心魔血誓,所以不方便說……但,我確實是遇到了楚寒,并且和他交換了魂珠。”

    “現在,他的魂珠碎裂了。”

    杜千軍此話一出,杜戰那邊沉默了很久,方才問道:“你沒見過他,如何認識他?”

    “他從我口中得知我是萬魔宗弟子后,便通過我容貌間和您年輕時的相似,猜到了我的身份……他說,在師伯祖的房間里面,還有你年輕時的畫像,栩栩如生,與真人無異。”

    杜千軍說道。

    “你等等!!”

    這一次,杜戰不淡定了。

    身在萬魔宗駐地之中的杜戰,哪怕早已成就中位神皇,但此刻的內心,卻是充滿了忐忑。

    不過,最終他還是一咬牙,發出了一道傳訊,給他的師兄,也就是楚寒的師尊。

    “師兄,楚寒他……是不是出事了?”

    杜戰傳訊問道。

    “師弟,你也知道了?”

    幾乎在杜戰傳訊出去片刻,那邊便回了傳訊,“是,我門下弟子楚寒,殞落了。現在,我正在查他的死因,我先忙了,忙完再找你。”

    “師兄……”

    杜戰一臉苦笑,雖然他那師兄的語氣,顯得平和,但他卻還是能從他師兄那平和的語氣中,察覺到絲絲壓抑。

    “還是先不跟師兄說千軍那小子說的話……畢竟,現在還不確認是不是真的。”

    “等那小子回來再說。”

    ……

    在人形雕像一劍開啟空間通道以后,段凌天和吳楓,便適時的進入了其中。

    然后,兩人來到了那下位神帝‘秦武’殞落之前在這神府神藏之內,留下一身財富的所在,也就是神府內府。

    “聽那秦武神帝所言,他連他那孕生出半魂的上品神器,都留在了這神府之中?看來,他是真的打算孑然一身去硬撼下一次的天劫。”

    剛到神府內府,吳楓一邊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一邊對段凌天說道。

    “上一次天劫,都差點沒渡過,可能身上傷勢養了千年都還沒好,所以知道自己不可能渡過下一次天劫……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準備再多,也無濟于事,倒不如將東西完好的留下來。”

    “上品神器孕生出半魂,若跟著他去正面迎接天劫,不只上品神器會被毀壞,里面剛孕生出半魂的器魂,也將魂飛魄散!”

    段凌天說道。

    因為他身上就有一件上品神器,且神器中有器魂,所以這方面的事情,他也是比常人了解得更多。

    “自己的神器,孕生出器魂……在那一生獨孤的秦武神帝眼里,恐怕是將那器魂當作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吧。”

    段凌天想到剛才聽到的秦武神帝的留言,提起他的上品神器孕生出來的半魂之時,語氣明顯變得柔和了不少,給人一種父愛如山的感覺。

    神马影院我不卡手机版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