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2c1pk"><nobr id="2c1pk"></nobr></big>
<center id="2c1pk"></center>

  • <th id="2c1pk"></th>

    1. <code id="2c1pk"><em id="2c1pk"></em></code><object id="2c1pk"><sup id="2c1pk"></sup></object><th id="2c1pk"></th>

      <code id="2c1pk"><nobr id="2c1pk"></nobr></code>

      第3111章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第3111章

      甘嘉瑜問道:“軟飯男,你打算做縮頭烏龜做到什么時候呀。”

      我說道:“做到天荒地老,地老天荒。”

      她說道:“佩服。”

      我說道:“激怒我?太小兒科了吧。”

      剛開始時我是憤怒,但后面憤怒壓了下來,覺得也就這樣。

      她說道:“厲害了,不生氣?”

      我說道:“生氣,但是后面想想,你說得對,我就是吃軟飯的,我是吃軟飯界的扛把子,堪稱楷模,所以我不生氣,你說的都是事實。”

      她嘆氣一聲,說道:“行吧,張帆哥哥,你舍得讓妹妹我顛沛流離?”

      我說道:“所以啊,你快來啊,城里還有很多間房子,我們還要蓋很多房子,我專門給你蓋一棟別墅住好不好?我對你會很好的。我是說真的。”

      她說道:“心領了。張帆哥哥,我們沒完!”

      說完她掛了電話。

      我們沒完,你還想怎樣?

      現在他們打不進來,我們不出城他們拿我們不能怎樣,反正我們就是龜縮在城里,打死不出去,你們能拿我們怎樣呢?

      我讓人去問問黑明珠怎樣,賀蘭婷怎樣。

      黑明珠還沒醒,賀蘭婷生了,龍鳳胎。

      現在在休息,我不讓人告訴她現在的戰況。

      知道自己有了兩個孩子,開心的我熱淚盈眶,可惜不能第一時間跑過去抱孩子。

      他們說朱麗花想來,朱麗花傷勢嚴重剛救回來,需要休息多日才能下床,我讓他們堵著不能讓她出來,我打電話給朱麗花,告訴她現在沒事,讓她安心的養傷,不能出來。

      正說著間,手下來報,北側山上發現敵軍,他們不惜付出巨大代價從我們北側山上另外一側懸崖峭壁爬上去,企圖從上往下居高臨下攻下來,如果對方人多的話,從我們北側攻會對我們造成一定威脅。

      好在當時黑明珠發現北側這里弱點后,在北側兩個山頂和山坳處建了三個秘密的難以發現的崗哨,每天每個崗哨三班倒派八個人輪流盯梢,發現敵人從北側另一側山面上來馬上發起警報通知。

      是他們發現了敵軍從那一側從懸崖峭壁爬上來,而且借著夜色掩護,他們已經登頂,我們上邊守著的人不過是三個崗哨每個八個人,一共二十四個人,對方看起來有幾百人之眾,雖說我們易守難攻,但是二十人打幾百人也有難度。

      我趕緊派兵上去支援,而對方還有一支隊伍不少人從西側的山腳爬上半山腰后向我們摸過來,企圖占據北側高低,居高臨下對我們攻擊!

      我一邊讓戰船大炮支援,一邊又派人上半山去設防御工事阻擊。

      若不是山頂有秘密崗哨,恐怕我們會陷入被動局面。

      半個多小時后,我們的人上了山頂和半山腰成功阻擊了敵人,把敵人從山上趕走了下去。

      天已經開始發白,敵人在岸上沒有夜色掩護,他們就成了岸上擱淺的魚,任我們射擊宰割了,他們馬上急急撤去。

      圍城之困總算是被解,我松了口氣,坐下來抽了根煙。

      難怪黑明珠會暈倒,指揮作戰太用腦,神經緊繃,整個人的腦子如計算機般計算運行,各個方面都要算到最好,怎么能不累。

      張自給我端來了一碗面,說讓我吃點東西,本來我想說不餓的,但想想暈倒的黑明珠,我拿起來吃了幾口。

      吃了面后,我對張自說讓人好好盯著對方的實時動靜,山上的人先不要撤下來,換一批人上去換防。

      她說是。

      我說我要去看看黑明珠和賀蘭婷。

      從指揮室走出來,整個人都是麻的。

      這是我第一次指揮這么大的戰役,雖然對黑明珠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但是對我來說,這真的不容易,總害怕自己哪點哪方面出錯,從而會導致失敗。

      到了外面再點一支煙,我的手顫抖了。

      說實話,的確非常的擔心失敗,打仗失敗不等同于事業失敗,泡妞失敗,這玩意若是輸掉,那可是要命的,我們的整個地盤被人收走,也許還有性命之危險。

      到了賀蘭婷那邊,卻見她強撐著身體穿戴整齊走出病房,許多人攔著她不要讓她出來,特別是她的媽媽努力的攔著,賀蘭婷說都走開,讓我過去。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她。

      她看了我一會兒,眾人也都看見了我。

      知道我來了,他們都紛紛讓開了。

      賀蘭婷走過來,站在我面前。

      我問道:“怎么了,什么事?”

      她問我道:“沒事了嗎。”

      我說沒事了。

      她輕輕點了一下頭。

      我知道她想去指揮所找我,和我一起對抗敵軍的瘋狂攻擊,她擔心我指揮不來。

      她搖搖晃晃,我急忙扶著了她,她可是剛生過孩子,虛弱得很。

      我扶著她到了床上,讓她躺下,給她蓋好被。

      賀蘭婷的媽媽端著一碗粥進來給我,然后又拿了一碗雞湯進來,對我說你喂喂她,我說好。

      她出去,輕輕帶上了門。

      我端起粥喂賀蘭婷,說道:“都這樣子,還要去幫我?”

      她說道:“除了沒力氣,也還好。”

      我說道:“擔心我一個人應付不來?”

      她問道:“你贏了是嗎。”

      我說道:“你太小看我,太不相信我。”

      她笑笑。

      一會兒后,她說道:“是很擔心你,怕你上前線,怕你出事。”

      我幫她把前額頭發弄下去,說道:“我沒事,你要去幫我,也要等身體好些才行啊。”

      她問我道:“這怎么能等。”

      我說道:“別任性。”

      我給她換上了睡衣,讓她好好躺著休息,我握著她的手。

      她問我道:“你都不問問孩子的事嗎?”

      我說道:“他們和我說了,說生了龍鳳胎。我最擔心的是你,孩子不管了。”

      她掐了我一下:“不管了?”

      我說道:“管也先管你,你才最重要。”

      她輕輕靠在我身上,說道:“以后啊,孩子對我才最重要,你啊,地位在孩子后邊。”

      我說道:“那如果將來我們還養狗的話,我們家的地位肯定就是,你,孩子,狗,我。我排在狗后邊!”

      她說道:“哈哈,是。”

      她笑了,燦如夏花。

      她問我道:“怎么打的仗,說來聽聽。”

      我和她說了昨晚發生的戰事,詳細的經過,她聽著一直點頭。

      我問:“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多多指教。”

      她說道:“很強了,我去我可能都沒你表現得好。”

      我知道她在夸我,說道:“你就夸吧,也不怕我驕傲上了天。”

      她笑笑,說道:“沒想到你還會忍,還能忍,果然是成熟了。”

      我問:“難道說,在你心中,我一直都是小孩子嗎,幼稚的小孩。”

      她說道:“剛認識你的時候,幼稚到不行,簡直比小孩還小孩。”

      我問:“是嗎,那怎么看上我了,還給我生孩子。”

      她說道:“那不是因為你嗎!你這人不講理的。”

      我說道:“哦,看來對我那時候對你做的事還耿耿于懷。”

      她說道:“沒見過這樣子的人。”

      我抱著她一會兒,她漸漸有了睡意,喃喃道:“張士淵,張明苑。我們的孩子。”

      我問道:“像誰啊,是不是像我一樣帥。”

      她說道:“像你就完了。”

      我說道:“這什么話啊!像我多好,你看,那么多美女喜歡,是吧。像你就不好了,冷冷的,也不會說什么甜蜜的話,到時候對我們的態度就像你對你媽媽的態度,冰冰涼涼冰冰冷冷,有家也不回自己跑出去外面住,整個人就是怪胎,家里沒溫暖,還天天讓我們操心,有什么好。”

      她說道:“像你才不好,到處招蜂引蝶,看著我就煩,如果我孩子還和你一樣,我不讓他進家門。”

      我說道:“行吧,那看來只能我帶孩子們自己出外面租房子住相依為命了。”

      她說道:“你敢!我打死你們。”

      我說道:“看吧,你就這脾氣,孩子肯定沒辦法喜歡你。”

      她說道:“黑明珠那脾氣,小珍妮不也很愛她?”

      我說道:“結果跟柳智慧更親,你說呢?”

      她皺了一下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我們孩子會不會到時候也和柳智慧更親?”

      我說道:“有可能。”

      她問:“你呢?”

      我說道:“別什么都扯到我身上,你沒看到嗎,我和誰更親?”

      她指著我左胸口說道:“誰知道你想什么,也只有柳智慧才知道。”

      我哄著她:“想的都是你,全都是你,打仗的時候恨不得飛來看你陪著你生孩子,沒在你身旁,真的對不起。”

      她輕輕哼一句,還是那小女孩的模樣。

      我說道:“柳智慧她們再好,也是她們,你不一樣,你是我的妻子。你辛苦了。”

      她說道:“其實柳智慧帶孩子挺好。”

      我說道:“你想說什么?讓她幫忙帶孩子嗎。”

      她說道:“你看小珍妮,像個小大人一樣,自律,自強,自信,又會說話,小小年紀講話從不得罪人。有人問她,珍妮你覺得你媽媽漂亮,還是智慧阿姨漂亮,還是婷婷阿姨漂亮,你猜她怎么說?”

      我問:“怎么說。”

      她說道:“她說都漂亮,回答得多好,誰都不得罪。問她誰對她更好,她說大家對我都很好,我愛大家。”

      我哈哈笑了起來,一個小孩子能有這種覺悟,不簡單。

      柳智慧的確是個人才。

      陪她說了一會兒話,她甜甜的睡著了,昨晚她折騰了一夜沒睡。

      神马影院我不卡手机版在线观看